迪奥多.立普斯著

刘斯坦译

我在本文中只要论及移情,不过我只想谈谈几种对象的移情,特别是真实或造型的人的动作,姿态。进一步的还会在建筑形态上展开讨论。

审美享受的乐趣对于不同的情况各不相同,对每一个新的审美客体又都不同,他是我们在面对审美客体时产生的有颜色的愉悦感。如此说来“审美对象”必是感觉性的,也就是我们通过感官或想象得来的感觉,而且也仅仅是这么一种感觉。我对一个审美对象产生了愉悦感,这意味着我面对的就是这通过感官和想象得来的感觉,美的客体以这种方式作用于我。我拥有这种感觉,并且在其中观照他,或者说关注他,统觉他。然而只有审美客体展现出来的能激发人感官感觉的表象,才能在审美观照中被“观看”,例如艺术作品的外表形象。这个表象是审美享受中的唯一对象,这个表象是唯一与我自身对峙的异己之物,我自身及我的愉悦感在其上发生联系。因为我体会到了这种联系,我同时也就感觉到了愉悦,或者快乐,简而言之,享受。

摹仿论和西方美术中的写实传统

先抛出观点:

『西方绘画的写实传统根基还是在于摹仿论』

取景框 → 一种风景的观看方式

本文算是风景与西方艺术 (豆瓣)中取景框这一章读后的一点微小的总结和一些私货取景框的戏剧冲突风景的出现,有一大原因就是现代人在方方正正的城市里住惯了,想要看看自然。人类居住的城市,线条方正,严谨,整齐,很是生硬;色彩单调,干冷。而大自然中的山水植物,线条柔和,色彩丰富,和城市相比,具有完全不同的形式。取景框的一部分功能,就是将自然的形式引入室内,产生戏剧冲突。

本文的目的及其一些概念的澄清

虽然已经说过,很多和人的心理相关问题因为种种原因无法想透,但我们完全可以尽自己所能进行挖掘。本文要讨论的问题就是艺术欣赏的层次问题,进而解决何谓雅,何谓俗的问题以及如何对待雅和俗的问题。本文仅仅是由自己艺术欣赏的体验总结出来的文章,没有经过细致的调查,若有不妥,实属应当。